首页 > 前沿 >

墨尔本胜利孙卓的分别时刻

2021-12-21 12:32来源: 世界杯足球比分/通榆/世界杯足球比分

12月7日,湖北荆州监利,孙海洋夫妇带被拐14年的儿子接受媒体采访。视觉中国供图

  和母亲分别的时刻,在他们相遇后的第四天到来。由于学业紧张,孙卓希望回校读书,父亲孙海洋和母亲彭四英决定暂时告别孙卓。

  一场万人瞩目的认亲暂时告一段落。12月6日,年幼被拐的少年和自己的亲生父母相认。随后,三人回到老家湖北省监利市。

  12月8日下午,孙卓在监利登上孙海洋的汽车前往山东,第二天深夜2点,他出现在山东省聊城市阳谷县一所高中的门口。在监利上车时,裹在大衣里的红包掉落在地。这是监利老家的亲友给的,作为久别重逢的见面礼。

  车上只有他们一家三口,途中他们几乎不接任何媒体记者和热心人士的电话。“14年又57天,我需要更多地了解。”孙海洋给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发来信息,解释这趟车程的意义。

  对孙卓来说,这趟旅程就像做梦一样。这个体型偏瘦的男生戴着一副眼镜,说话时眉眼弯弯,带着笑意。之前,在聊城市阳谷县上高一的他一直以为自己16岁,直到最近,他才知道自己真正的出生年份是2003年,今年18岁。

  一时间,要让一个同村村民口中“偏内向,不爱出门”的学生,突然消化这些情绪,有些困难。他和媒体记者、父母都承认这一点。

  1

  当孙海洋的汽车离开监利时,一家三口终于有了难得的、可以说体己话的时刻。

  此前,这家人几乎都被家人、朋友、亲戚、媒体记者、网络主播团团围住。在他们抵达监利前,四支舞龙队早在村口等候,路边放着提前准备好的鞭炮和礼花。

  附近乡镇的村民都赶到孙卓爷爷奶奶家,想看看那个“被拐14年”的孩子。人太多,一度堵住了家门口,孙卓只能和爷爷登上二楼阳台,和众人挥手。爷爷奶奶拉着孙卓,逐一介绍家庭成员,爷爷让孙卓随便坐,他有些害羞地回答,“长辈没坐下,我怎么能坐”。当晚,还有网红在家门口直播,直到深夜。

  彭四英能感觉到,孙卓竭力想融入大家庭中。挑战是,他得在短期内,记住许多“陌生人”的称谓。

  这个大家庭难得有这样的欢聚时刻。自从2007年10月9日,孙卓在深圳市白石洲被拐,家里的许多成员,都从湖北赶到深圳,帮孙卓父母寻找孩子。

  孙卓的父亲孙海洋小学学历。为了给孩子一个好的生长环境,他带着妻子、儿女离开老家监利到深圳打工,开包子铺,努力赚钱养家。被拐那天,这个男人只不过在店铺前打了一个盹,他的儿子就被人贩子拐走,一别14年。

  再度重逢时,孙海洋小心翼翼地提问,“在阳谷吗?”

  “是。”孙卓点头。

  他叹了一口气,又问,“是在农村吗?”

  “是。”又是一个肯定的回答。

  他再次轻叹。他紧紧抓着孙卓的手臂,想认识这个阔别14年的儿子。彭四英轻声提醒,“你稍微轻点,别吓着孩子。”

  再看看孙卓的脸,彭四英几乎要哭倒,她一股脑地介绍让她引以为傲的儿女:孙卓的姐姐在南洋理工大学读研究生,孙卓的弟弟成绩优秀,会滑冰、吉他、围棋、国际象棋、篮球等。孙卓只是点头。

  她不断摩挲着孙卓的手。这双手和孙卓姐姐的手很像,彭四英说。

  接下来的4天,这对夫妇不断地重新认识儿子。第一顿团圆饭,孙卓主食是馒头,而孙海洋夫妇爱吃大米饭。一同搭乘高铁,孙卓感觉难受,孙海洋才知道,孙卓是第一次搭乘高铁。

  在监利去聊城的路上,孙海洋提起孙卓儿时的故事,努力唤起孙卓一点点回忆。“你不记得了吗”“都不记得了?”

  孙卓都不记得了。

  2

  从监利到聊城860公里,这是孙海洋夫妇时隔14年后,第一次送儿子上学。他们从湖北出发、途经河南,再到山东。

  这些省份,孙海洋都去过。为了寻子,这个父亲只有新疆和西藏没有去。他来过山东多次,还上过山东卫视的节目。

  路上的时间过得比平常快许多,彭四英想。她还想听孙卓讲更多故事,那些在学校打架、上学的故事。她希望亲近儿子,合影时,她主动拉过孙卓的手臂,搭在自己肩上,搂着儿子。

  坐在驾驶座的孙海洋,没有太多精力和孙卓聊天。他只是问最关键的问题,“有没有人打过你,骂过你?”他此前甚至撸起孙卓袖子,想查看有没有被虐待的痕迹。答案是否定的,他才放心。

  孙海洋习惯夜晚开车。此前14年,他经常白天干完活儿,连夜开车, 奔赴其他地方寻子。只有一次,他因为太困在服务区睡着,朋友找不到他,干着急。

  跟在他车后的,是另一个寻亲的家长,杜小华。他的儿子杜后琪2011年被拐,至今仍未寻回。杜小华和孙海洋许多次结伴寻子,到全国各地,发散了几十万份寻人启事。

  后来孙海洋慢慢成为打拐圈的“名人”。他寻子的故事,改编成电影《亲爱的》,他对电影剧组提出的唯一要求是,把他的电话公布在电影片尾。他希望尽可能收集更多与孙卓有关的线索。

  他比对过许多次DNA,失望过许多次。最近,听到DNA匹配成功的信息,他反而没有预想中的激动、紧张。

  直到真正把孙卓抱在怀里,“终于找到孩子”那种真切的感受才汹涌而来。他难得地在镜头前号啕大哭,甚至把怀里已经比他高半个头的儿子颠了颠,像儿时一样。

  孙卓被拐后在阳谷县长大。他对媒体说,小时候养父母家的大姐曾说他是捡来的,他误以为是玩笑话;家里也找不到一张他的童年照,养父母骗他“弄丢了”,他也相信。在去深圳认亲前,他曾对媒体说,计划认亲后,再回到山东养父母身边。

  他的发言引发许多关注。许多网友评论,孙卓应该回到孙海洋夫妇身边。相处几天后,面对同样的问题,孙卓会陷入沉默,这是个艰难的抉择,一时很难说谁轻谁重。他在学习消化信息,慢慢考虑。

  还有网友要求,媒体报道此事时,应称呼孙卓的养父母为“买主”,而不是养父母,因为买卖同罪。这类要求在直播间和报道评论里频繁出现。

  孙卓再次看见童年照,是由警察递到他手里。他一眼能认出自己儿时的模样。这些照片,他没有在养父母家见过,而在孙海洋家,这样的照片有一大摞。

  3

  过多的关注带来新的问题。为了保护孙卓的隐私,孙海洋夫妇一直让孙卓戴着口罩。吃团圆饭时,孙卓摘下口罩,他的长相意外曝光在网络上。彭四英担心,这些曝光会影响孙卓后续在学校上学,“这本身不是一个孩子能承受的东西,换作是我,我可能不知道跑到哪儿去,躲起来了,不见人了。”

  为了保护孙卓不过多曝光,孙海洋决定,要在天亮前抵达学校。

  路途中,他只留给自己极少的休息时间,希望能早点到校,让孙卓有尽可能多的休息时间。而且,天亮了,媒体记者会聚集在孙卓校门口,可能会干扰孙卓学习。这是他能想到的保护孙卓的方式之一。

  这是孙海洋和彭四英第一次抵达阳谷县。在此之前,孙海洋离这里最近的一次,大约五六年前,他到聊城寻子。但他至今都不知道,聊城距离阳谷究竟有多远。

  经媒体记者提醒,孙海洋才记起,2011年11月,他曾发布一条微博称,阳谷县有人收养了一名男孩,身份不明。这是他的3554条微博之一,他经常收到这类线索。

  阳谷县就在山东省和河南省的交界处。有村民说,许多人更希望养儿子,是为了临终时,儿子能在棺材前“摔盆子”送终。

  孙卓所在的村庄,有村民等到认亲的第二日才知道消息。在一位村民记忆里,孙卓的养母经常给孙卓买零食,最后一次见到孙卓的养父母,是数天前,两人开着三轮车去县城的餐馆送餐具。

  养父母家盖了两层楼房,第一层是卖日用百货的店铺,家人在第二层居住。家门口摆着一箱箱消毒餐具,屋前停着两辆三轮车和老年代步观光车,那是他们谋生的工具。据阳谷警方近日发布的通告,警方已成立专案组对被拐孩子户口办理问题展开调查,初步查明孙卓的户籍地在黑龙江省某市。

  孙海洋夫妇不愿在此时与养父母相见。他们到达阳谷时,已是深夜2点,孙卓甚至没来得及和父母介绍他熟悉的阳谷,就匆匆在夜色里返回校园。

  直到9日中午,夫妇二人才重新出现在媒体面前。由于长途奔波,彭四英下车时,她一度踉跄,站不稳,“太晕了”。在接下来的采访中,她一直用手扶着额头,勉强支撑。

  孙海洋跟记者一遍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自己的心情,“很开心”,尽管孙卓回来的4天,他没有睡过一个完整的觉,熬得眼睛通红。但睡着的时候,他感觉安心,因为他知道,在隔壁的房间里,被拐14年的儿子也在沉睡。

  他努力想做好一个父亲。此前,在湖北接受媒体采访时,他特意摸了摸孙卓后背,提醒他挺直腰板。许多人打电话,希望他要追究养父母的法律责任,但考虑到孙卓的情绪,他接听电话时,关闭了手机扬声器。

  彭四英对阳谷的第一印象是,“和湖北老家一样,像江汉平原”。她搜索得知,深圳和阳谷的真实距离——1700多公里,“那么远,我以为只有几百公里。”

  (孙海洋为化名)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魏晞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原标题:孙卓的分别时刻 责任编辑:高秀木

編輯:世界杯足球比分/通榆/世界杯足球比分

猜你喜欢


热门标签